日期 日期 查詢

《只有峨眉山》:王潮歌的新物種試驗

發表時間:2019年8月26日 新聞來源:峨眉山旅游網 作者:余韶文 瀏覽:1073

正文

還有半個月,王潮歌導演籌備已久的《只有峨眉山》就要隆重首演了。這個時候走近,不,應該說是“走進”這部作品,確實有白居易所說“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

有幸先睹了“半遮面”中的《只有峨眉山》。

帶著對王潮歌過往創作風格的認知,演出前對這部新作的想象還停留在“天地大舞臺,山河好光景”的思維定勢里,對這部新作的期待還停留在峨眉山佛教文化和文旅開發的層面上。直到看完之后才發現又一次錯誤地估計了形勢,低估了“戲劇幻城”的創意復雜性、視覺沖擊波和心靈殺傷力。

所謂“創意復雜性”,是指我們通常說的一“臺”演出,在《只有峨眉山》這里變成了三個不同的“舞臺”——可以俯瞰人間情景的體驗劇場“云之上”、融合青山綠水的園林劇場“云之中”、深度還原舊村生活的實景村落劇場“云之下”。且每一個“舞臺”上展示的信息容量都遠遠超過我們通常認知的戲劇演出,三個“舞臺”相互之間的關聯設計更是需要匠心獨運。如果把早期的大型實景演出比喻成一盤直線攻殺且選擇有限的象棋,那么《只有峨眉山》的創意復雜性則更像是一盤在大型纏繞攻擊中演生出無限枝蔓的圍棋。

所謂“視覺沖擊力”,既包含著硬件上117畝大型劇場群的廣闊天地、50萬片瓦的汪洋大海、395個房間的目不暇接,也包括總建筑面積17740平方米情景體驗劇場中6個觀演空間呈現出的卍字形舞臺美學、炫酷風燈光設計、高難度形體表演,讓外在的視覺震撼引爆觀眾內在的心靈震撼。

所謂“心靈殺傷力”,則是由隱藏在齊頭并進的多個故事空間里的人生際遇與人物命運,作用于觀眾的共情效應,所“發酵”出來的“三觀”感悟。出于不要劇透的考慮,這里的奧妙還是請觀眾自己通過觀演去得出自己個性化的感悟為好。

不算早年的舞臺導演作品,細數王潮歌近些年來的大型創作實踐,大致可分為如下三個階段:第一組是“印象系列”的《印象劉三姐》、《印象麗江江》、《印象西湖》、《印象海南島》、《印象大紅袍》、《印象普陀》、《印象武隆》、《印象國樂》;第二組是“又見系列”的《又見平遙》、《又見五臺山》、《又見國樂》、《又見敦煌》、《又見馬六甲》;第三組則是以這次《只有峨眉山》開篇的“只有系列”,據說接下來還有更令人期待的《只有愛》、《只有河南》和《只有紅樓夢》。

羅列了這么多的“王潮歌導演作品”,我的意思是想說:這三組作品不是平行的并列關系,而是有發展邏輯的遞進關系。而這種“遞進”,著重就表現在信息的不斷有效加載上。通過這種信息的“加載”,王潮歌完成的是其戲劇“物種”的“進化”。這大概也正是“只有”系列不同于王潮歌以往的大型實景演出而被她命名為“戲劇幻城”的原因吧!

跳出王潮歌的個人創作,我們從宏觀上看人類戲劇發展的歷史,也就是一個通過不斷加載信息以推動戲劇“物種”不斷“進化”的歷程。

如果你去看中國各地的古戲樓,比如最方便看到的北京正乙祠,不難想象千百年前中國的戲劇舞臺呈現給觀眾的信息就是最簡單的唱、念、作、打。

后來隨著“文明戲”的舶來,以及舞臺美術行業的不斷發展,現在大家走進劇場時看到的已經是令人眼花繚亂的炫目景象。那些旋轉的舞臺、精巧的機關、美輪美奐的光彩,都是舊時代舞臺上沒有過的信息傳遞。

近年來,多媒體藝術在舞臺上的廣泛應用更是為戲劇藝術打開了表現形式上的另一扇大門,讓觀眾通往了一個視聽信息傳遞呈幾何級數爆炸的全新世界。

進入新世紀以來,在傳統的劇場演出之外,以《印象劉三姐》橫空出世為代表,“大型山水實景演出”這種全新的戲劇演出形式風靡一時,且呈星火燎原之勢在神州大地廣泛布局。細究其實質,就是原本舞臺上的手工置景換成了漓江、西湖、普陀山等大自然的真實背景,為戲劇插上了恢弘的“實景”這雙信息翅膀。

從“印象系列”以迄于今,轉眼又是十五年過去了,素以“不懈求新”著稱的王潮歌自然停不下創新的腳步,各種各樣的新想法、新念頭紛至沓來。

論近些年來的流行,“浸沒式戲劇”大行其道。如果說“印象系列”是讓觀眾“浸沒”于大自然之中,“又見系列”是讓觀眾“浸沒”于表演者之中,那么“只有系列”應該是兼有上述雙重“浸沒”。

此外,《只有峨眉山》更為大膽的創新在于打通了“劇場演出”和“實景演出”的邊界,通過“云之上”、“云之中”和“云之下”三種不同的表演舞臺來呈現導演的創作理念。同時,以多元化的表演空間傳遞全方位的信息,帶給觀眾耳目一新的審美體驗。

“云之上”這個空間里展示的是“天上心法”,“云之中”這個空間里展示的是“時光行走”,最有意思的是“云之下”這個空間,提供給觀眾的是一座用來修行的“人間道場”。

作為戲劇表演空間,“云之下”是獨一無二的存在。位于峨眉山山腳下的高河村原本只是一個最普通的小村莊,村里住著的都是最普通的農民。2018年,隨著時代的車輪,村莊里的人陸續搬離這里,一個村落即將灰飛煙滅。

然而,比挖掘機更領先一步到來的是《只有峨眉山》的創作者們和正急于尋找“為觀眾還原夢境”之全新舞臺的導演王潮歌。人去樓空的舊村老屋不早一步、不晚一步地恰好于此時走進了王潮歌的視野。一些原來經年累月生活在這里的村民,又以演員的身份重新回到這個空間里。

從村頭的小路進村,穿越時空,層層邁進,395個房間,一百多場戲劇在這里上演。據說,走進去的人都找到了自己,走出來時又都紅著眼眶,走進去的人也許帶著迷惘,但走出來的人都想重新看一看生活。

所以,創作方的官宣說:“這是表演空間,這不是表演空間,這是正存在著的人間。”

所以,節目冊的尾頁上寫著:“你來了,戲就開始了;你走了,戲并沒有結束。”

而在我這個年紀的觀眾一路走下來的感受,小村莊里的人和事更仿佛在我耳邊唱響了那首老歌:“悠悠歲月,欲說當年好困惑,亦真亦幻難取舍,悲歡離合都曾經有過,這樣執著究竟為什么……恩怨忘卻,留下真情重頭說,相伴人間萬家燈火,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過去未來共斟酌……”。

如前所述,從“印象系列”到“又見系列”再到這一次“只有系列”的開山之作——《只有峨眉山》,王潮歌是在“信息加載”的道路上急速狂奔的。所以,每一次新的“戲劇物種”進化,都體現著爆炸式的“信息加載”。

如果說“又見系列”是對“印象系列”的一次類似機器人向仿生人的升級,那么對這次《只有峨眉山》來說,“云之上”、“云之中”和“云之下”三大表演空間的同時啟動,則像是進化成了三頭六臂的哪吒。

全新的“戲劇物種”是看得見的,而在這種不斷進行的新“物種”試驗背后,我們沒看見的是創作者們不甘于現狀、不妥協于惰性的創新精神。

相關文章

我的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發  表  

【峨眉山名字的由來】最早的說法見北魏酈道元《水經注》“望見兩山相峙如蛾眉焉”。指其山形如美女眉毛,故稱“蛾眉山”。因是一座山的名字,后來就被人們習慣稱為“峨眉山”。

【世界最大的坐佛】樂山大佛,是依崖開鑿而成的彌勒坐像。濱臨岷江、青衣江、大渡河匯流處,面對峨眉三峰,背倚凌云九頂。佛像通高71米,開鑿于公元713年。

白蛇的出生和修煉地在峨眉山白龍洞。青蛇本是男身,在黑龍潭修煉。因愛慕白娘子,欲強娶為妻,兩人在牛心亭前惡戰,青蛇不敵而降服,化作女身服侍左右。

峨眉山雷洞坪懸崖之上海拔2390米處,有一株樹齡高達450多歲的杜鵑花,名叫“美容杜鵑”,是目前峨眉山最高齡的杜鵑。樹高13米,胸徑2.7米。

植物活化石之“中國鴿子樹”:學名珙桐,是觀賞價值較高的古老的森林樹種,為峨眉山等處特產。在峨眉山九老洞至長壽坡千畝區域內成了建林樹種,樹高20多米。

報國寺楹聯:“一合相,兩足尊”。上聯:世界雖大仍由微塵聚合而成;下聯:修行達到“智”、“慧”兩足的程度,即可成佛至尊,闡述了佛學的宇宙觀和人生觀。

峨眉山大蚯蚓:學名秉前環毛蚓,最大的體徑可達2厘米,體長80-100厘米。分布在海拔500-1200米的龍門洞、清音閣、白龍洞、萬年寺、洪椿坪一帶。

上一條 下一條

 

關閉
持枪王者送彩金
广东快乐10走势图 网络彩票怎么能稳赚 无错36码维特 排列五开奖号码 不想上班了怎么赚钱吗 云南快乐10分 骰子大小单双和值技巧 手里有两万 欠七万怎么赚钱 怎样加入手机麻将代理 分分彩通用稳赚方案 4056棋牌游戏中心水浒 怎样在平板电脑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 浙江快乐12群 可以看小说赚钱的软件下载 欢乐生肖投注